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302章 夜來客(中)

作者:路人家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同一片夜空下,白虎山上下也沒有了白日里的戰鼓喧囂,同樣陷入了一片寧靜。

    不過相比于青州城的徹底歸于黑暗,山上山下卻還有著點點光亮與天空中的繁星交相輝映。無論是官軍還是山上的匪寇都在提防著可能出現的夜襲,所以各自都點起了篝火與火把,至少將營地周圍那一片區域都照得一片通明。

    而此時的白虎寨中,孔家兄弟兩人已是一片頹喪,即便他們把壓箱底的連弩都使了出來,可戰況卻依然對自家極其不利,這支青州官軍的實力實在太強,而且用兵還老到,孔明已經明顯猜到了對方想把自家寨中的箭矢石塊全部消耗干凈的用心,到那時只憑這點地利優勢可就真守不住了。

    更要命的還在于全寨上下多半都帶了傷,戰死者也達到了一百五十多人,再這么下去,寨子里的人可就要徹底崩潰了。而他兄弟二人也都受了不輕的傷,即便想不計一切地咬牙突圍都做不到了。

    “寨主,這可如何是好?”聚義廳中,幾個小頭目正巴巴地看著他們,雖然沒有明言,但心里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他們已無心再戰,生出向官府投降的意思,只看兩位首領的決定了。

    孔亮的臉色黑得有些可怕,咬牙切齒地盯著這幾個膽小的家伙:“你們……”他剛想呵斥,卻被孔明拉了把手打斷了:“此事我們再想想,你們放心,明日之前我們兄弟一定給你們一個交代。”

    幾個小頭目也不敢逼迫過甚,當即就唯唯稱是地退了出去,把聚義廳全讓給了兩位頭領。而等他們一走,孔亮就有些忍不住了:“大哥,何必對他們如此好聲氣,這些家伙實在是太不爭氣,這才剛打了兩天,他們就要投降……一旦我們真下山投降官府,下場可就不好說了!”

    孔明苦笑著一聲嘆息:“我當然知道一旦主動下山便是將生死皆操于人手,可你想過沒有,我們還能撐多久?繼續守下去固然能支撐兩日,還能殺一些官軍,可這有何益處?反倒會讓官府對我們更為深惡痛絕,到時的下場可就更不堪了。”

    頓了一下后,他又看著兄弟道:“而且現在山寨里可不光只有我們這些兄弟,還有不少莊子里的人,還有父親和我們的妻兒呢。你有想過他們接下來會是什么下場嗎?”

    這話還真提醒了孔亮,也讓他臉色一變:“那難道就這么降了?”他是真有些不甘心啊……

    “也只有如此了,我想大家都能理解我們的難處,已經死了太多人了,不能再有傷亡了。”孔明一聲嘆息。相比起自己有些激進莽撞的兄弟,他顯然是更穩重的那一個。

    “可是……我們就這么兩手空空地投降他們真能接受嗎?聽說官府里的人可都貪婪得很。”孔亮在一番掙扎后,還是有所猶豫道,但這話出口已經表明他做出了讓步。

    “寨子里還有些財物,而且我們多年經營所得也都藏在莊子的密室中,官軍未必能找到。到時把這些東西都取出交上去,應該能抵消些罪過了。官軍這次傷亡也是極大,把我們收編了對他們也有好處。”孔明遲疑了一下后給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們這就去后頭收拾些金銀細軟,四更前派人送下山去,探探他們的口風。”

    “也只能這樣了。”孔亮最終只能向現實低頭,實力遠不如人,想要保全自身和家人,那就只有妥協投降了。

    而就在兩兄弟還幻想著能由自己把藏于白虎莊中的財物取出來作為籌碼時,山下的官軍已經先一步找到了他們自以為穩妥的密室。

    這白虎莊雖然占地不小,但終究無法讓整支青州軍都入駐其中。而且其處于山下,并不利于守住下山出路,所以孫途并沒有把軍營設于其中,只是把那些傷員送入其中以得到更好的診治。

    而為了以防出什么差錯,比如賊人早已挖通了莊子與山上寨子間的密道,從而受到偷襲,孫途更是早早就派了斥候營的人在莊子里進行仔細地搜查,其中帶隊的便是時遷。

    白虎莊中的密室雖然設計隱秘而又巧妙,但在善于偷竊寶物的時遷眼中卻依然存有破綻,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四處尋摸后,還真讓他在后院的一處花圃的地下發現了一座隱藏的地窖,打開進入,便看到了大量的存糧與銀錢,正是孔家兄弟口中提到的那筆財富了。

    時遷等人也不拖延,當即就派人將此事稟報孫途,讓他在驚喜之余也趕緊跑了過來一看究竟。這次軍中有大量傷亡,他自然是要厚加撫恤的,但手頭上的錢糧可是留了繼續練兵的,一旦動用就會捉襟見肘,現在有此發現,倒是解決了一個大問題。

    尤其是在看到那些不知白虎山的人從哪里搶奪來的金銀時,孫途更是嘖嘖贊嘆:“要說起來恐怕我們當兵的反倒是最窮的了。當官的貪墨剝削,當賊的四處劫掠,只有我們就是想拿到本該屬于我們的那一份都要費盡心力,還要擔心事后會帶來無窮后患。這一包金子都夠我一千多兄弟一月之用了!”感慨著,孫途隨手就取過了那一大包裹最沉的金子,可就在包裹提起,露出下面的一行小字時,他的神色就是一變:“羅家村……這個地名怎么有些熟悉……”

    “都監,那會不會是當初我們剛到青州時經過的那個被人屠滅滿村的村子的名字。小的還記得那村子口處立有一塊石碑,上頭寫的就是羅家村三字。”一名曾經屬于江州兵的親兵開口說道。

    而孫途的眼睛更是迅速瞇了起來:“不錯,之前我還聽慕容彥超他們提過這樁滅村血案呢。難道說,那里的滿村老幼都是被白虎山上的人所殺?”說話間,他提著包裹的手已陡然握緊,目光再次在包裹上逡巡一番后,就發現了上頭果然沾著幾滴血跡!

    這一下,身邊那些本來因為發現大量財富而感到興奮的兵丁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這等屠滅滿村的行為可不是一般罪行,只要想想就讓人義憤填膺,恨不能將之全數斬殺了。

    “等攻破白虎山,把他們的頭領生擒之后再問也不遲。”孫途吐出一口濁氣,同時心里已經暗暗決定這事自己一定要一查到底,無論是誰所為,他都要讓對方付出慘重的代價。

    ¥¥¥¥¥

    正當孫途還在白虎莊里處理其中財物時,一條黑影突然貓著腰出現在了離軍營不遠的雜草叢中。此人動作很輕,眼中則透著一絲驚異之色,這才只幾天時間,怎么這白虎山下就出現了一支軍隊了?這回自己奉命前來聯絡,還上得去嗎?

    “無論進不進得去,我都不能就這么離開,怎么也該查明白這支軍隊的來歷!”這人嘴里嘟囔了一句與宋人官話完全不同的怪異話語,便繼續貓腰往前,同時一只手也按在了腰間一把有些殘舊簡陋的彎刀上,時刻作著提防。

    就在他不斷往前,打算接近位于中間那座最大的軍帳時,前方一條大漢突然邁著有些踉蹌的步伐就往這邊而來,一邊走著,一邊嘴里還喃喃道:“娘的,這白虎莊的酒水還真有些勁道,灑家只喝了兩壇居然就有些上頭了,看著都不比當初三郎給我喝的白酒差多少了……”說話間,他正好站定到了離那黑影不到數尺的地方,然后解開腰帶,拿出家伙就放起水來。

    這等肆無忌憚的做法,再加上尿水四濺,都有一些直接落到黑影身上臉上,讓他大敢憤怒。當下也不再忍耐,突然足下一個發力,人已猛然躥起,手中彎刀已出,直取對方咽喉。

    這突然的襲擊讓剛撒完了尿收了兄弟回去的漢子驟然就是一驚。但他卻并沒有因此就徹底慌亂,當即一聲低喝,看準刀掠來的角度,粗壯的身子陡然就往后一折,竟把這砍向自己咽喉的一刀給險險地躲了開去。同時,他的一只腳也已經跟著撩起,直取對方的下陰。

    一刀未中也確實打亂了對方節奏,感受到下體要害受襲,他趕緊就收刀抽身欲退。但他的動作卻明顯不如大漢,隨著一聲斷喝:“那里跑!”一雙大手已閃電般探出,一把就扣在了他動作稍微慢了半拍的前臂處,然后身子迅速貼近,不等其將手中刀再次揮出,已在大喝的同時,將之高高甩起,狠狠地砸在了面前還濕漉漉的地面上,砸在了他剛尿濕的泥地中。

    只砰的一下,這個黑影就已被摔得眼冒金星,全身都要散了架了。別說逃跑或是攻擊,連從地上爬起來的力氣都已沒有。隨后,一只大腳已用力地踩在了他拿刀的手上,喀啦一聲脆響,他的腕骨立時碎裂,刀也徹底脫離了掌控。

    直到這時,后方軍營里的兵士才聞聲舉著火把迅速趕來,照出了地上那滿臉尿泥和血污,狼狽不堪的模樣,也照出了魯達那張略顯凝重的黑臉……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神算子三码中特论坛